明朝那些事兒 > 明朝那些事兒6 >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奮斗
【網站地圖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明朝那些事兒6 - 第十章 小人物的奮斗

所屬目錄:明朝那些事兒6  明朝那些事兒作者:當年明月
  朱常洛篇

  八月二十三日。

  內閣大學士劉一璟、韓曠照常到內閣上班,在內閣里,他們遇見了一個人。

  這個人的名字叫李可灼,時任鴻臚寺丞,他來這里的目的,是要進獻“仙丹”。

  此時首輔方從哲也在場,他對這玩意興趣不大,畢竟皇帝剛吃錯藥,再亂來,這個黑鍋就背不起了。

  劉一璟和韓曠更是深惡痛絕,但也沒怎么較真,直接把這人打發走了。

  很明顯,這是一件小事,而小事是不應該過多關注的。

  但某些時候,這個理論是不可靠的。

  兩天后,八月二十五日。

  明光宗下旨,召見內閣大臣、六部尚書等朝廷重臣,此外,他特意叫上了楊漣。

  對此,所有的人都很納悶。

  更讓人納悶的是,此后直至臨終,他召開的每一次會議,都叫上楊漣,毫無理由,也毫無必要。或許是他的直覺告訴他,這個叫楊漣的人,非常之重要。

  他的直覺非常之準。

  此時的光宗,已經是奄奄一息,所以,幾乎所有的大臣都認定,今天的會議,將要討論的,是關乎國家社稷的重要問題。

  然而他們沒有想到,這次內閣會議的議題,只有一個——老婆。

  光宗同志的意思是,自己的后妃李選侍,現在只有一個女兒,伺候自己那么多年,太不容易,考慮給她升官,封皇貴妃。

  此外,他還把皇長子朱由校領了出來,告訴諸位大人,這孩子的母親也沒了,以后,就讓李選侍照料他。

  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  明明您都沒幾天蹦頭了,趁著腦袋還管用,趕緊干點實事,擬份遺囑,哪怕找口好棺材,總算有個準備。竟然還想著老婆的名分,實在令人嘆服。

  在現場的人們看來,這是一個尊重婦女,至死不渝的模范丈夫。

  但是事實并非如此。

  八月二十六日。

  出乎許多人的意料,明光宗再次下旨,召開內閣會議,與會人員包括內閣大臣及各部部長,當然還有楊漣。

  會議與昨天一樣,開得十分莫名其妙。這位皇帝陛下把人叫進來,竟然先拉一通家常,又把朱由校拉進來,說我兒子年紀還小,你們要多照顧等等。

  這么東拉西扯,足足扯了半個時辰(一個小時),皇上也扯累了,正當大家認為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,扯淡又開始了。

  如昨天一樣,光宗再次提出,要封李選侍為皇貴妃,大家這才明白,扯來扯去不就是這件事嗎?

  禮部尚書孫如游當即表示,如果您同意,那就辦了吧(亦無不可)。

  然而就在此時,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。

  一個人突然闖了進來,公然打斷了會議,并在皇帝、內閣、六部尚書的面前,拉走了皇長子朱由校。

  這個人,就是李選侍。

  所有人都懵了,沒有人去阻攔,也沒有人去制止。原因很簡單,這位李選侍畢竟是皇帝的老婆,皇帝大人都不管,誰去管。

  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,很快,他們就聽見了嚴厲的斥責聲,李選侍的斥責聲,她斥責的,是皇帝的長子。

  于是,一個空前絕后的場面出現了。

  大明帝國未來的繼承人,被一個女人公然拉走,當眾責罵,而皇帝,首輔、各部尚書,全部毫無反應,放任這一切的發生。

  所有的人靜靜地站在那里,聽著那個女人的責罵,直到罵聲結束為止。

  然后,尚未成年的朱由校走了出來,他帶著極不情愿的表情,走到了父親的身邊,說出了這樣一句話:

  “要封皇后!”

  謎團就此解開,莫名其妙的會議,東拉西扯的交談,終于有了一個明確的答案——脅迫。

  開會是被脅迫的,閑扯是被脅迫的,一個奄奄一息的丈夫,一個年紀幼小的孩子,要不脅迫一把,實在有點說不過去。

  李選侍很有自信,因為她很清楚,這個軟弱的丈夫不敢拒絕她的要求。

  現在,她距離自己的皇后寶座,只差一步。

  但是這一步,到死都沒邁過去。

  因為就在皇長子剛說出那四個字的時候,另一個聲音隨即響起:

  “皇上要封皇貴妃,臣必定會盡快辦理!”

  說這句話的人,是禮部尚書孫如游。

  李選侍太過天真了,和朝廷里這幫老油條比起來,她也就算個學齡前兒童。

  孫尚書可謂聰明絕頂,一看情形不對,知道皇上頂不住了,果斷出手,只用了一句話,就把皇后變成皇貴妃。

  光宗同志也很機靈,馬上連聲回應:好,就這么辦。

  李小姐的皇后夢想就此斷送,但她是不會放棄的,因為她很清楚,在自己的手中,還有一張王牌——皇長子。

  只要那個奄奄一息的人徹底死去,一切都將盡在掌握。

  但她并不知道,此時,一雙眼睛已經死死地盯住了她。

  楊漣已經確定,眼前這個飛揚跋扈的女人,不久之后,將是一個十分可怕的敵人。而在此之前,必須做好準備。

  八月二十九日。

  此前的三天里,光宗的身體絲毫不見好轉,于是在這一天,他再次召見了首輔方從哲等朝廷重臣。

  光宗同志這次很清醒,一上來就直奔主題:

  壽木如何?寢地如何?

  壽木就是棺材,寢地就是墳,這就算是交代后事了。

  可是方從哲老先生不知是不是老了,有點犯糊涂,張口就是一大串,什么你爹的墳好、棺材好請你放心之類的話。

  光宗同志估計也是哭笑不得,只好拿手指著自己,說了一句:

  是我的(朕之壽宮)。

  方首輔狼狽不堪,可還沒等他緩過勁來,就聽到了皇帝陛下的第二個問題:

  “聽說有個鴻臚寺的醫官進獻金丹,他在何處?”

  對于這個問題,方從哲并未多想,便說出了自己的回答:

  “這個人叫李可灼,他說自己有仙丹,我們沒敢輕信。”

  他實在應該多想想的。

  因為金丹不等于仙丹,輕信不等于不信。

  正是這個模棱兩可的回答,導致了一個錯誤的判斷:

  “好吧,召他進來。”

  于是,李可灼進入了大殿,他見到了皇帝,他為皇帝號脈,他為皇帝診斷,最后,他拿出了仙丹。

  仙丹的名字,叫做紅丸。

  此時,是萬歷四十八年(1620)八月二十九日上午,明光宗服下了紅丸。

  他的感覺很好。

  按照史書上的說法,吃了紅丸后,渾身舒暢,且促進消化,增加食欲(思進飲膳)。

  消息傳來,宮外焦急等待的大臣們十分高興,歡呼雀躍。

  皇帝也很高興,于是,幾個時辰后,為鞏固療效,他再次服下了紅丸。

  下午,勞苦功高的李可灼離開了皇宮,在宮外,他遇見了等待在那里的內閣首輔方從哲。

  方從哲對他說:

  “你的藥很有效,賞銀五十兩。”

  李可灼高興地走了,但他并沒有領到這筆賞銀。

  方從哲以及當天參與會議的人都留下了,他們住在了內閣,因為他們相信,明天,身體好轉的皇帝將再次召見他們。

  六個時辰之后。

  凌晨,住在內閣的大臣們突然接到了太監傳達的諭令:

  即刻入宮覲見。

  所有的人都明白,這意味著什么,但當他們尚未趕到的時候,就已得到了第二個消息——皇上駕崩了。

  萬歷四十八年(1620)九月初一,明光宗在宮中逝世,享年三十九,享位一月。

  皇帝死了,這十分正常,皇帝吃藥,這也很正常,但吃藥之后就死了,這就不正常了。

  明宮三大案之“紅丸案”,就此拉開序幕。

  沒有人知道,所謂的紅丸,到底是什么藥,也沒有人知道,在死亡的背后,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陰謀。

  此時向乾清宮趕去的人,包括內閣大臣、各部長官,共計十三人。

  在他們的心中,有著不同的想法和打算,因為皇帝死了,官位、利益、權力,一切的一切都將改變。

  只有一個人例外。

  楊漣十分悲痛,因為那個賞識他的人,已經死了,而且死得不明不白。此時此刻,他只有一個念頭。

  查出案件的真相,找出幕后的黑手,揭露惡毒的陰謀,讓正義得以實現,讓死去的人得以瞑目。

  這就是楊漣的決心。

  但此時,楊漣即將面對的,卻是一個更為復雜,更為棘手的問題。

  雖然大家都住在內閣,同時聽到消息,畢竟年紀不同,體力不同,比如內閣的幾位大人,方從哲老先生都七十多了,劉一璟、韓曠年紀也不小,反應慢點、到得晚點十分正常。

  所以首先到達乾清宮的,只有六部的部長、都察院左都御史,當然還有楊漣。

  這幾個人已經知道了皇帝去世的消息,既然人死了,那就不用急了,就應該考慮尊重領導了,所以他們決定,等方首輔到來再進去。

  進不了宮,眼淚儲備還不能用,而且大清早的,天都沒亮,反正是等人,閑著也是閑著,于是,他們開始商討善后事宜。

  繼承皇位的,自然是皇長子朱由校了,但問題是,他的父親死了,母親也死了,而且年紀這么小,宮里沒有人照顧,怎么辦呢?

  于是,禮部尚書孫如游、吏部尚書周嘉謨、左都御史張問達提出:

  把朱由校交給李選侍。

  這個觀點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支持,事實上,反對者只有一個。

  然后,他們就聽到了這個唯一反對者的聲音:

  “萬萬不可!”

  其實就官職和資歷而言,楊漣沒有發言的資格,因為他此時他不過是個小小的七品給事中,說難聽點,他壓根就不該呆在這里。

  然而在場的所有人,都保持了沉默,靜靜地等待著他的發言,因為他是皇帝臨死前指定的召見者,換句話說,他是顧命大臣。

  楊漣十分激動,他告訴所有的人,朱由校很幼稚,如果把他交給一個女人,特別是一個用心不良的女人,一旦被人脅迫,后果將不堪設想。

  這幾句話,徹底喚起了在場朝廷重臣們的記憶,因為就在幾天前,他們親眼目睹了那個兇惡女人的猙獰面目。

  他們同意了楊漣的意見。

  但事實上,皇帝已經死了,未來的繼承人,已在李選侍掌握之中。

  所以,楊漣說出了他的計劃:

  “入宮之后,立刻尋找皇長子,找到之后,必須馬上帶出乾清宮,脫離李選侍的操縱,大事可成!”

  十三位顧命大臣終于到齊了,在楊漣的帶領下,他們走向了乾清宮。

  一場你死我活的斗爭即將開始。

  【戰斗,從大門口開始】

  當十三位顧命大臣走到門口的時候,被攔住了。

  攔住他們的,是幾個太監。毫無疑問,這是李選侍的安排。

  皇帝去世的時候,她就在宮內,作為一位智商高于鄭貴妃的女性,她的直覺告訴她,即將到來的那些顧命大臣,將徹底毀滅她的野心。

  于是她決定,阻止他們入宮。

  應該說,這個策略是成功的,太監把住大門,好說歹說就不讓進,一幫老頭加書呆子,不懂什么槍桿子里出政權的深刻道理,只能干瞪眼。

  幸好,里面還有一個敢玩命的:

  “皇上已經駕崩,我們都是顧命大臣,奉命而來!你們是什么東西!竟敢阻攔!且皇長子即將繼位,現情況不明,你們關閉宮門,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  對付流氓加文盲,與其靠口,不如靠吼。

  在楊漣的怒吼之下,吃硬不吃軟的太監閃開了,顧命大臣們終于見到了已經歇氣的皇上。

  接下來是例行程序,猛哭猛磕頭,哭完磕完,開始辦正事。

  大學士劉一璟首先發問:

  “皇長子呢?他人在哪里?”

  沒人理他。

  “快點交出來!”

  還是沒人理他。

  李選侍清醒地意識到,她手中最重要的棋子,就是皇長子,只要控制住這個未來的繼承人,她的一切愿望和野心,都將得到滿足。

  這一招很絕,絕到楊漣都沒辦法,宮里這么大,怎么去找,一幫五六十歲的老頭,哪有力氣玩捉迷藏?

  楊漣焦急萬分,畢竟這不是家里,找不著就打地鋪,明天接著找,如果今天沒戲,明天李選侍一道圣旨下來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!

  必須找到,現在,馬上,必須!

 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,一個太監走了過來,在大學士劉一璟的耳邊,低聲說出了兩個字:

  “暖閣。”

  這個太監的名字,叫做王安。

  王安,河北雄縣人,四十多年前,他進入皇宮,那時,他的上司叫馮保。

  二十六年前,他得到了新的任命,到一個誰也不愿意去的地方,陪一個誰也不愿意陪的人,這個人就是沒人待見,連名分都沒有的皇長子朱常洛。

  王安是個好人,至少是個識貨的人,當朱常洛地位岌岌可危的時候,他堅定且始終站在了原地,無論是“爭國本”,還是“梃擊”都竭盡全力,證明了他的忠誠。

  朱常洛成為明光宗之后,他成為了司禮秉筆太監,掌控宮中大權。

  這位仁兄最喜歡的人,是東林黨,因為一直以來,東林黨都是皇帝陛下的朋友。

  而他最不喜歡的人,就是李選侍,因為這個女人經常欺負后宮的一位王才人,而這位王才人,恰好就是皇長子朱由校的母親。

  此刻還不下爛藥,更待何時?

  劉一璟大怒,大吼一聲:

  “誰敢藏匿天子!”

  可是吼完了,就沒轍了,因為這畢竟是宮里,人躲在里面,你總不能破門而入去搶人吧。

  所以最好的方法,是讓李選侍心甘情愿地交人,然后送到門口,揮手致意。

  這似乎絕不可能,但是王安說,這是可能的。隨后,他進入了暖閣。

  面對李選侍,王安體現出了一個卓越太監的素質,他雖沒有搶人的體力,卻有騙人的智力。

  他對李選侍說,現在情況特殊,必須讓皇長子出面,安排先皇的喪事,安撫大家的情緒,事情一完,人就能回來。

  其實這謊扯得不圓,可是糊弄李選侍是夠了。

  她立即叫出了朱由校。

  然而,就在她把人交給王安的那一瞬間,卻突然醒悟了過來!她隨即拉住了朱由校的衣服,死死拉住,不肯松手。

  王安知道,動粗的時候到了,他決定欺負眼前這個耍賴的女人。

  因為太監雖說不男不女,可論力氣,比李小姐還是要大一些。

  王安一把拉過朱由校,抱起就走,沖出了暖閣。當門外的顧命大臣們看見皇長子的那一刻,他們知道,自己勝利了。

  于是,在先皇的尸體(估計還熱著)旁,新任皇帝接受了顧命大臣們的齊聲問候:萬歲!

  萬歲喊完了,就該跑了。

  在人家的地盤上,搶了人家的人,再不跑就真是傻子了。

  具體逃跑方法是,王安開路,劉一璟拉住朱由校的左手,英國公張維賢拉住朱由校的右手,包括方從哲在內的幾個老頭走中間,楊漣斷后。就這樣,朱由校被這群活像綁匪(實際上也是)的朝廷大臣帶了出去。

  事情正如所料,當他們剛剛走出乾清宮的時候,背后便傳來了李選侍尖利的叫喊聲:

  “哥兒(指朱由校),回來!”

  李大姐這嗓子太突然了,雖然沒要人命,卻把顧命大臣們嚇了一跳,他們本來在乾清宮外準備了轎子,正在等轎夫來把皇子抬走,聽到聲音后,腳一跺,不能再等了!

  不等,就只能自己抬,情急之下,幾位高干一擁而上,去抬轎子。

  這四位高級轎夫分別是吏部尚書周嘉謨,給事中楊漣,內閣大學士劉一璟,英國公張維迎。

  前面幾位大家都熟,而最后這位張維迎,是最高世襲公爵,他的祖先,就是跟隨明成祖朱棣靖難中陣亡的第一名將張玉。

  也就是說,四個人里除楊漣外,職務最低的是部長,我又查了下年齡,最年輕的楊漣,當時也已經四十八歲了,看來人急眼了,還真敢拼命。

  就這樣,朱由校在這幫老干部的簇擁下,離開了乾清宮,他們的目標,是文華殿,只要到達那里,完成大禮,朱由校就將成為新一代的皇帝。

  而那時,李選侍的野心將徹底破滅。

  當然,按照最俗套的電視劇邏輯,壞人們是不會甘心失敗的,真實的歷史也是如此。

  畢竟老胳膊老腿,走不快,很快,大臣們就發現,他們被人追上了。

  追趕他們的,是李選侍的太監。一個帶頭的二話不說,惡狠狠地攔住大臣,高聲訓斥:

  “你們打算把皇長子帶到哪里去?”

  一邊說,還一邊動手去拉朱由校,很有點動手的意思。

  對于這幫大臣而言,搞陰謀、罵罵人是長項,打架是弱項。于是,楊漣先生再次出場了。

  他大罵了這個太監,并且鼓動朱由校:

  “天下人都是你的臣子,何須害怕!”

  一頓連罵帶捧,把太監們都鎮住了,領頭的人見勢不妙,就撤了。

  這個被楊漣罵走的領頭太監,名叫李進忠,是個不出名的人。但不久之后,他將更名改姓,改為另一個更有名的名字——魏忠賢。

  在楊漣的護衛下,朱由校終于來到了文華殿,在這里,他接受了群臣的朝拜,成為了新的皇帝,史稱明熹宗。

  【明熹宗朱由校】

  這就算即位了,但問題在于,畢竟也是大明王朝,不是雜貨鋪,程序還要走,登基還得登。

  有人建議,咱就今天辦了得了,可是楊漣同志不同意,這位仁兄認定,既然要登基,就得找個良辰吉日,一查,那就九月初六吧。

  這是一個極為錯誤的決定。

  今天是九月初一,只要皇長子沒登基,乾清宮依然是李選侍的天下,而且,她依然是受命照顧皇長子的人,對于她而言,要翻盤,六天足夠了。

  然而楊漣本人,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
  就在他即將步入深淵的時候,一個人拉住了他,并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臉上。

  這個人的名字,叫做左光斗。

  左光斗,字遺直,安徽桐城人。萬歷三十五年進士。現任都察院巡城御史,楊漣最忠實的戰友,東林黨最勇猛的戰士。

  雖然他的職位很低,但他的見識很高,剛一出門,他就揪住了楊漣,對著他的臉,吐了口唾沫:

  “到初六登基,今天才初一,如果有何變故,怎么收拾,怎么對得起先皇?!”

  楊漣醒了,他終于明白,自己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。

  皇長子還在宮內,一旦李選侍掌握他,號令群臣,到時必定死無葬身之地!

  但事已至此,只能明天再說,畢竟天色已晚,皇宮不是招待所,楊大人不能留宿,無論如何,必須等到明天。

  楊漣走了,李選侍的機會來了。

  當天傍晚,朱由校再次來到乾清宮,他不能不來,因為他父親的尸體還在這里。

  可是他剛踏入乾清宮,就被李選侍扣住了,尸體沒帶走,還搭進去一個活人。

  眼看顧命大臣們就要完蛋,王安又出馬了。

  這位太監可謂是智慧與狡詐的化身,當即挺身而出,去和李選侍交涉,按說被人搶過一次,總該長點記性,可是王安先生幾番忽悠下來,李選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。

  這是個很難理解的事,要么是李小姐太弱智,要么是王太監太聰明,無論如何最終的結果是,李選侍失去了一個機會,最后的機會。

  因為第二天,楊漣將發起最為猛烈的進攻。

  九月初二。

  吏部尚書周嘉謨和御史左光斗同時上書,要求李選侍搬出乾清宮。

  這是一個十分聰明的戰略,因為乾清宮是皇帝的寢宮,只要李選侍搬出去,她將無法制約皇帝,失去所有政治能量。

  但要趕走李選侍,自己動手是不行的,畢竟這人還是后妃,拉拉扯扯成何體統?

  經過商議,楊漣等人統一意見:讓她自己走。

  左光斗主動承擔了這個艱巨的任務,為了徹底趕走這個女人,他連夜寫出了一封奏疏,一封堪稱惡毒無比的奏疏。

  文章大意是說,李小姐你不是皇后,也沒人選你當皇后,所以你不能住乾清宮,而且這里也不需要你。

  然后他進一步指出,朱由校才滿十六歲,屬于青春期少年,容易沖動,和你住在一起是不太合適的。

  話說到這里,已經比較露骨了。

  別慌,更露骨的還在后面。

  在文章的最后,左光斗寫出了一句畫龍點睛的話:

  “武氏之禍,再現于今,將來有不忍言者!”

  所謂武氏,就是武則天,也就是說,左光斗先生擔心,如此下去,武則天奪位的情形就會重演。

  如果你認為這是一句非常過分的話,那你就錯了,事實上,是非常非常過分,因為左光斗是讀書人,有時候,讀書人比流氓還流氓。

  希望你還記得,武則天原先是唐太宗的妃子,高宗是太宗的兒子,后來,她又成了唐高宗的妃子。

  現在,李選侍是明光宗的妃子,熹宗是光宗的兒子,后來……

  所以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,李選侍之所以住在乾清宮,是想趁機勾引她的兒子(名義上的)。

  李選侍急了,這很正常,你看你也急,問題在于,你能咋辦?

  李選侍想出的主意,是叫左光斗來談話。事實證明,這是個不折不扣的餿主意,因為左光斗的回答是這樣的:

  “我是御史,天子召見我才會去,你算是個什么東西(若輩何為者)?”

  九月初三。

  左光斗的奏疏終于送到了皇帝的手中,可是皇帝的反應并不大,原因簡單:他看不懂。

  拜他父親所賜,幾十年來躲躲藏藏,提心吊膽,兒子的教育是一點沒管,所以朱由校小朋友不怎么讀書,卻很喜歡做木匠,常年鉆研木工技巧。

  幸好,他的身邊還有王安。

  王太監不負眾望,添油加醋解說一番,略去兒童不宜的部分,最后得出結論:李選侍必須滾蛋。

  朱由校決定,讓她滾。

  很快,李選侍得知了這個決定,她決定反擊。

  九月初四。

  李選侍反擊的具體形式,是談判。

  她派出了一個使者,去找楊漣,希望這位鋼鐵戰士會突然精神失常,放棄即將到手的勝利,相信她是一個善良、無私的女人,并且慷慨大度的表示,你可以繼續住在乾清宮,繼續干涉朝政。

  人不能愚蠢到這個程度。

  但她可以。

  而她派出的那位使者,就是現在的李進忠,將來的魏忠賢。

  這是兩位不共戴天的死敵第一次正面交鋒。

  當然,當時的楊漣并沒有把這位太監放在眼里,見面二話不說:

  “她(指李選侍)何時移宮?”

  李進忠十分客氣:

  “李選侍是先皇指定的養母,住在乾清宮,其實并沒有什么問題。”

  楊漣很不客氣:

  “你給我記好了,回去告訴李選侍,現在皇帝已經即位,讓她立刻搬出來,如果乖乖聽話,她的封號還能給她,如果冥頑不靈,就等皇帝發落吧!”

  最后還捎帶一句:

  “你也如此!”

  李進忠沉默地走了,他很清楚,現在自己還不是對手,在機會到來之前,必須等待。

  李選侍絕望了,但她并不甘心,在最后失敗之前,她決心最后一搏,于是她去找了另一個人。

  九月初五,登基前最后一日。

  按照程序規定,明天是皇帝正式登基的日期,但是李選侍卻死不肯搬,擺明了要耍賴,于是,楊漣去找了首輔方從哲,希望他能號召群臣,逼李選侍走人。

  然而,方從哲的態度讓他大吃一驚,這位之前表現積極的老頭突然改了口風:

  “讓她遲點搬,也沒事吧(遲亦無害)。”

  楊漣憤怒了:

  “明天是皇上登基的日子,難道要讓他躲在東宮,把皇宮讓給那個女人嗎?!”

  方從哲保持沉默。

  李選侍終于聰明了一次,不能爭取楊漣,就爭取別人,比如說方從哲。

  因為孤獨的楊漣,是無能為力的。

  但她錯了,孤獨的楊漣依然是強大的,因為在他的心中,始終都留存著一個信念:

  當我只是個小人物的時候,你體諒我的激奮,接受我的意見,相信我的才能,將你的身后之事托付于我。

  所以,我會竭盡全力,戰斗至最后一息,絕不放棄。

  因為你的信任,和尊重。

  在這最后的一天里,楊漣不停地到內閣以及各部游說,告訴大家形勢危急,必須立刻挺身而出,整整一天,即使遭遇冷眼,被人譏諷,他依然不斷地說著,不斷地說著。

  最終,許多人被他打動,并在他的率領下,來到了宮門前。

  面對著陰森的皇宮,楊漣喊出了執著而響亮的宣言:

  “今日,除非你殺掉我,若不移宮,寧死不離(死不去)!”

  由始至終,李選侍都是一個極為貪婪的女人,為達到目的,可以不擇手段,不顧一切,虐待朱由校的母親,逼迫皇帝,責罵皇長子,只為她的野心和欲望。

  但現在,她退縮了,她決定放棄。因為她已然發現,這個叫楊漣的人,是很勇敢的,敢于玉石俱焚、敢于同歸于盡。

  無奈地嘆息之后,她退出了乾清宮,從此,她消失了,消失得無影無蹤,她或許依然專橫、撒潑,卻已無人知曉,因為,她已無關緊要。

  隨同她退出的,還有她的貼身太監們,時移勢易,混口飯吃也不容易。

  然而一位太監留了下來,他知道,自己的命運還未終結,因為他已經發現了一個新的目標——另一個女人。

  從這個女人的身上,他將得到新的前途,以及新的名字。

  書凹網為大家提供明朝那些事兒在線閱讀,如果您喜歡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,請收藏書凹www.flzecu.live方便您下次快速閱讀。
標題:第十章 小人物的奮斗   地址:http://www.flzecu.live/127.html
最新章節
隨機推薦
香港六合彩开